画廊
  特别关注:当代艺术蹿红艺术品市场  
 

 2006年似乎风云莫测,震动是一个大的主题。与股市的暴涨和房地产的严厉调控不同的是,中国艺术品市场的地震来得还要早一些,震荡的周期要长一些。
  早在年初,纽约当地时间3月31日 ,纽约苏富比2006年春季举行首次亚洲当代艺术品拍卖会上,中国当代艺术品在整场拍卖中独领风骚,包揽成交价格前三位。中国当代艺术品集中地到纽约拍卖并获得如此大的成就还属于首次,虽然此前有三次香港苏富比拍卖中国当代艺术的成功经验。以当代艺术一跑打响为发端,今年上半年油画迅速窜红艺术品市场。

  当代艺术经过二十年的历程,在2003年之后如此迅猛的呈上升趋势,开始在艺术市场上大幅度的飙升。国际上著名的艺术机构、美术馆、画廊等早已经成为中国当代艺术品良好的收藏渠道,而有利推动中国当代艺术品的世界性拍卖行像苏富比、佳士得拍卖公司,更是纷纷开设中国当代艺术专场拍卖。随着苏富比纽约香港春季拍卖的余波蔓延到国内,北京国际博览会上当代艺术品再次大放异彩。与此同时,北京匡时国际拍卖公司于4月22日在北京京广中心首拍油画专场,再次众所瞩目。

  在匡时油画拍卖专场,潘玉良40年代所作纸本彩墨《侧卧的女人体》作为开篇作品,征集自法国收藏世家,经过半个多世纪,藏家还保留了潘玉良40年代在法国制作的原框,可谓弥足珍贵。7万起拍,10.4万元成交。从这个板块的拍卖行情来看,早期油画依然大有可为。当代已故油画家陈逸飞的作品《水乡回望》,从70万起拍,200万元落槌,期间场内出价和场外委托交替攀升。罗中立1997年创作的《过河》、陈丹青1992年作品《人体》以及当代艺术家刘小东1993年作品《女孩与仙鹤》均以176万元成交,本场三件作品很意外地锁定176万这个数字。周春芽的两幅单色作品得到在场藏家的积极响应,场内气氛热烈。法籍中国艺术家严培明作品第一次在国内开拍,本场颇为引人注目,但最终被海外藏家收纳。曾梵志作品《北戴河》带动全场高涨的气氛,50万起拍,一分钟之内便追到100万,被一位迟到的欧洲买家以165万元买走。

  从本场拍卖的资金流向来看,当代艺术板块约有60%的成交金额来自海外,说明进场资金多元化、国际化,从市场容量来看,未来空间完全会有更大的突破。当代艺术市场是国际范围内的大流通,纽约香港到北京,价格连动和价格一体化很明显。匡时国际油画部负责人尤永回答记者的问题时曾表示,“这两年世界范围内的中国当代艺术热波及和影响了所有的拍卖公司,而我们的关注点不仅是今天他们炙手可热的行情,更多思考的是中国当代艺术在国际版图上的位置以及它对建构中国当代文化的贡献”。尤永认为中国的当代艺术回到中国已渐成现实,艺术和学术话语权的回归,才是令人欣喜的事情。

  而5月14日在北京举办的2006荣宝春季拍卖也为春季中国大陆艺术品拍卖的另一风景。当代板块中,岳敏君雕塑《浪漫主义+现实主义-6》以154万元成交,曾梵志《协和医院系列———痛》以91.3万元成交,杨少斌《啊!同志》以66万元成交,刘小东《穿戏装的喻红》以121万元成交,刘小东另一幅小品《走神儿》成交价也达到88万元。

  除了当代艺术板块大受追捧外,其它板块似乎表现略显平庸。写实板块中,杨飞云作品拍出新高,但同时也有两件拍品流拍。由此看出收藏家已经不再单纯根据艺术家的名气来购买作品,而是根据行情明确到单件作品。同样情形也出现在何多苓作品上,早期作品与近作相比完全不同。女艺术家板块申玲、徐晓燕、蔡锦作品全线流拍,给市场一丝寒意和些许意外。红色经典板块表现乏力,重点拍品没有出现令人期待的局面。老艺术家板块也是差强人意,看来市场热点确实转移到当代这方面来了。

  从目前市场的行情看,中国当代艺术品纽约拍卖大获全胜,回到国内又成为了今年春季拍卖最大的赢家,而近现代书画依然没有走出去年的阴影,市场依然没有完成对近现代书画作品过去三年来价格狂飙突进的消化过程。有人曾戏言,未来成为亿万富翁的艺术家将在当代艺术家行列中产生,而伴随着当代艺术成长的藏家则会更多。不能忽视的是机构的力量,八十年代开始,西方的收藏家已经开始系统地收集中国当代艺术,为此专门成立基金会。正是这些机构,深刻地影响和决定中国当代艺术品市场走向,使中国当代艺术的路径与图谱越来越清晰化。